您好,大理州苍山保护管理局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走进苍山 > 笔秀苍山

烟雨马鹿塘,别来春已半

来源:大理日报(2018年5月21日)作者:原文转载时间:2018-05-22 10:49:49

 

■ 胡巧云
 
阳光穿透云层,洒向苍凉的山坡,我一回头,身后的树木就全都开了花,一大片。满地的落红毫无倦意,好像是谁说了一个笑话,把一棵棵杜鹃全惹笑了。暮色开始在花丛中歌唱,而我也在睡梦中醒来。
这是萦绕在我多年前的一个梦。直到有一天,当我站在马鹿塘广漠的山坡上,面向着那些璀璨的杜鹃花时,时光深处的那些梦境与花儿,竟这般地与现实陌路相逢。
薄薄的春天里,乍暖还寒,低垂的天空挂着散不去的乌云,一些古老的以及年轻的核桃树,顺着山势一棵棵站立在一个名叫石钟村的大山腹地,或许,再绕过几个弯,便可看到远方的苍山了。也或许,其实我们已在苍山的怀里,就像我们刚刚抵达的小城漾濞,正因为怀揣了苍山的庇佑与滋养,而那么清透高远,灵秀水润。
早春,苍山,丰盈的草木并未按时显现,蓝染透明的天空也还未层层剥离,黄土泛起在崎岖的山路上,与灰暗的天色融为一体,愈发让人觉得,整个苍山苍茫而又寂寥。突然地,这又让我想起了,在石钟村养殖场遇到的那些俊逸的马儿,如若可以,我定是要择那皎皎白驹,逆着时光之流而上,进入那百年之前的苍山,听闻一场苍山十八溪的风花,静看一场苍山十九峰的雪月。
天空仿佛被一块暗色的幕布遮挡了。站在一棵古老的核桃树下,光阴就像老树伸向天空的千百枝丫,无限地被延展延展。此时,苍山的春色,不过是眼前次递而上的黄绿相间的田畎,不过是那点点悬挂枝头的春芽和核桃花。但极喜的是,在身后这个叫作“顺兴”的小农庄里,我们却吃到了整个苍山的“春天”,那些来自山野的佳肴,一定会让我今生唇齿难忘。
马鹿塘,他们说有万亩杜鹃花海。当我终于站在这个叫作马鹿塘大花园的中央时,俊朗的苍山已被乌沉的天空笼罩,只留下一些孤崛的线条在高处,偌大的坡地,丘陵起伏,枯草艾艾,那些冷峻艳寂的花儿,在四周开得长风浩荡,华丽炫目,就像是谁心口上的朱砂,一点一滴的飘散在光阴的深处。再看脚底稠密的衰草,遍处落红,那种炫目的艳绝与辅呈的草黄,有如繁华与苍凉,华丽与沧桑,人在其中,仿若置身于一幅千年手卷,虽老了,旧了,却依然芳华逼仄,虽不动声色,却依然化骨绵长。
至此我认为,烟雨将至的马鹿塘,或者说烟雨将至的杜鹃花开的马鹿塘,是具有一种深藏不露的古意的。
彩衣漫天花飞絮。沿着落叶覆盖的绵软小路,那些相同或是不相同的杜鹃,总是开成不同的姿态,带给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惊喜。当我们绕过那些嶙峋奇异的大青石,穿过那些古树藤条,荆丛灌木,经过花树下安静吃着青草的牛羊时,我们像是误入了密林深处的孩子,既兴奋又惊愕,却又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而所有的这一切,让我一度眩晕,仿佛已被溯身于远古,土地,河流,蝴蝶,秘境,灵魂,自由,一一呈现。
顺着一朵朵绝世独立的杜鹃花,我们最终抵达了马鹿塘的最高处,也终将迎来一场雨雪。烟雨之下的苍山,野花依然萋萋,林泉依然琅琅,成片的古树如烟如障,杜鹃花更是如晔如盖,艳如啼血,宛如一个个身披红袍的侠女子,于天地之间丹凤豪情,侠肝义胆。
暮色向晚。揽晴之后的马鹿塘,夕阳稍纵即逝,只一两个镜头的光阴,落日便从一树树繁花之后消失不见,此时的大草坪,显得无比温柔,四周的苍山也终于显现出了它为王的气质。只是,马鹿塘的月色不知是否会如时升起?而我终是要在层层暮色的覆盖之下离去。
 

 

上一篇:雪山河崖桥游记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相关资讯推荐

    无相关信息